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虐姦淑女

虐姦淑女
玲娣是餐饮部之花,人长的漂亮,学习也很不错,为人温柔端庄,男同事都称之为淑

这样的女生当然会有很多追求者,但她认为现在还早,毕竟还没到该谈恋爱的时候,所以也就回绝了那些天天递情书的「帅哥」们。这些在她看来并没有什幺不对的举动,却招来了不少男同事的愤恨,因为大多数男人还是很要面子的,他们丢不起这样的脸。冬夜。

「时间不早了啊……」玲娣边看表边加快脚步。

「又到这里了……真讨厌啊!」经过一条漆黑小径中一座旧宅时,玲娣不觉感到一丝阴森的古怪感。很讨厌这里……但这里又是回家的必经之路……自从上了晚班之后,每天都要很晚才能回家,路过这里总会有一些不快……正要加紧步伐,玲娣忽然听到身后有奇怪的呼吸声。玲娣刚要回头,便感到一件冷冰冰的东西贴到了她的脖子上……「别回头,跟着前面走!」玲娣这才发现从前面拐角处又走出了几个黑衣人,正打着手势要她跟着走……「怎幺回事?你们是谁?要干幺?!」

玲娣开始慌作一团,「你们要带我到哪里?」

「嘿嘿,别问那幺多了,跟着走就是了,你最好听话点,不要大喊大叫,否则……」说着,后面的人晃了晃明晃晃的刀子。迫于对刀子的惧怕和淑女的矜持,玲娣只能乖乖的跟着前面的黑衣人走进了那所很令人反感的旧宅。

进屋后玲娣被推进了一间10平方米左右大的小屋子,最后进来的人用脚踢上了门。玲娣数了数,一共有七个人。七个黑衣人不说一句话,只是冷冷的盯着玲娣看。

「请问……」玲娣怯怯的说,「你们找我有什幺事吗?我……我要赶快回家啊……」拿着刀的那个黑衣人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看玲娣,顿了一顿说:「小龙那小子说的果然没错,这马子条件真不错……」说着,便去脱玲娣的鸭绒大衣。

「你干什幺!」玲娣惊惧的说。

「干什幺?你说我们干什幺?嘿嘿……」

「你别过来,过来我就叫了!」

「你叫吧,有人听的见吗?」旁边一个最高大的黑衣人冷冷的说。

「我、我不……求求你们,放我走吧……」

「放,我们一定会让你走的,但你要先让我们哥儿几个取取暖啊……这大冷天的……」另一个黑衣人边说边一把扯住玲娣的头髮,把本来坐倒在地上的她拽了起来。四个人走上去,牢牢的抓住玲娣的胳膊和腿,并用块大手帕塞住了她的嘴。

「呜呜……呜」玲娣不停的扭动着身体,眼中儘是惊恐和求情的目光。用刀的人边用刀划玲娣的大衣和校服,边说:「听说你是你们部门之花啊?是不是?不错,果然不错,今天兄弟们又能开一次荤了……」扯下残破的外衣和毛衣,只剩下一件白衬衫了。

「果然是淑女,还穿衬衫啊,多端庄啊……」一个黑衣人一把握住了玲娣的右乳。

玲娣身体猛的一颤:「呜呜,呜!!」

「咦?这幺敏感?还是处女吗?」正在脱衣服的黑衣人瞪大了眼问道。

玲娣点点头。一个黑衣人取出了塞在嘴里的手帕,问道:「你真的是处女?」

玲娣羞涩的说: 「是、是的,我还没有过……请、请你们放了我吧,我一定报答你们……」

「哈哈哈哈……!有什幺报答能比处女的身子更值钱呢!」说着,一个黑衣人一把扯开了玲娣的衬衫,露出了她莹白如玉的肩头。黑衣人把手伸了进去。

「啊!不要,你松手,放开!!……」玲娣哭叫道。

但因为四肢都被人抓着,也只能任凭别人摸着……「大哥,她的奶还不小呢!」

「哦?我看看……,好漂亮的奶罩,还是蕾丝边的,真讲究啊……」

听着黑衣人淫秽的话语和笑声,玲娣只能拚命扭动身体,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但这根本无济于事,一个人她都不是对手,就别说七个人了……她只能任凭那几只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游走,不时还被捏一下乳头。抓住玲娣左右手的黑衣人扯掉了她的衬衫和乳罩,使得她的上身完全赤裸。听着玲娣嘴里发出的「呜呜……」声,一个黑衣人皱了下眉,说:「大哥,把手帕拿出来好不好?反正也没人听的见。」

拿刀的黑衣人沈吟道:「也好。」

「不、不要舔,快放开……」玲娣用力向后缩着,想摆脱趴在她胸前的黑衣人的舌头。

「嗯……真他妈香啊……处女的乳房就是不一样!真想闻闻别的地方……喂,老三、老六、把她裤子扒了!」

「不要、不要、停手,求求你们,裤子……不能……」没有人理会玲娣的哀求,外裤、衬裤很快就被扯掉,只留下白色的内裤。

「嘿嘿……你可真白啊……小美女…」随着一声声狂笑及一句句苦苦的哀求,玲娣身上最后一件遮挡物也被扯下,她已完全赤裸。

33-26-34,对于成人来说都是完美的身材,全部展现在了七个黑衣人的眼前。

「多黑的阴毛……」

「好嫩的穴啊,阴唇还是粉红色的呢……」听着这些噁心的话语,玲娣恨不得死了算了。但玲娣现在连死也不能,她能做的,只是眼看着那个带头的黑衣人脱下裤子,将那根发黑的、令人厌恶的东西向她逼近。

「不要啊,躲开,别碰我!」玲娣用尽全身的力气拚命的往后靠着,「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会报答你们的,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一声惨叫,那根十几厘米长的东西连根刺入了干燥的圣洁处女的阴道。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滴在了堆满尘土的地上……老四和老五把各自抱着的美腿最大限度的分开,使众人能够清楚的看到那跟黑色的带着血液的巨物在不断的进进出出。玲娣浑身颤抖着,忍耐着这不可忍耐的剧痛,嘴里小声的发出呻吟:「不、不要啊……呜……很疼的……停下,不要再……啊……」

「老大,你为什幺不先舔舔她?插入的这幺费劲!」一个黑衣人问道。

「呵呵,老二,难道你不喜欢听处女的惨叫声?」

「哈哈,不愧是大哥啊,那幺,哥几个,咱们今天就让这小妞叫个够!」几个人边说边将玲娣抬上了小屋中唯一一张大床上,七手八脚的摸、捏、掐、舔着玲娣白璧无瑕的身体。

「呜呜……快停手啊……不要了,求求你们……」惨叫声和淫秽的笑声充满了这间旧屋…… 老二的手顺着玲娣的大腿摸索着,直到摸到那乾燥的肛门。

「那里、不要……手拿开……」玲娣不断颤抖着说。老二阴阴的一笑,把一跟手指插入了她的肛门。

「啊!!不啊、那里……不要啊!」

「小美女,想不想爽爽屁眼?我二哥可是舔肛的能手啊!哈哈」老三大笑起来。几个人把玲娣翻过身去,使她背朝上,老三、老五用力把她的屁股分开,露出菊花似的肛门。老大一边抽插,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老二爬上床,一屁股坐在玲娣背上,趴下用舌头舔着微发褐色的屁眼。

「喔……好紧啊,你的屁眼都是香的……嘿嘿……差不多了……」老二爬下床,脱下裤子,把早已挺立的巨物刺入了玲娣的屁眼。

「啊-啊啊啊啊–停下!停下!好疼啊!不要……啊啊啊—-」没有人理会玲娣的眼泪和哀求,老大和老二很有默契的抽插着她的阴道和肛门,其他黑衣人也脱下了裤子,有的把鸡巴塞进了玲娣的嘴里,有的用龟头磨擦她的乳头,还有的把睪丸放在她的脸上……

这些黑衣人本都是此中能手,往日抽插两个小时都不会射出,但玲娣的阴道和肛门实在太紧,不出二十分钟,老大和老二便双双準备射精了。

「喔……真他妈紧……要射了……」

「不要啊、别、别弄进去……」

他们不理会文雯的哀求,黑衣人将浓精热液一发射进了淑女玲娣的阴道和肛门。两人把硕大的阳物拔出,把粘在上面的精液和鲜血全部抹在了她的乳房上。晶莹如玉的胸膛上,一丝鲜红的血液与浑浊的白色液体混合在一起,流过了玲娣丰满而颤抖的肌肤……雪白的肌肤,鲜红的血液,交织着一幅凄豔绝伦,惨绝人寰的图画。

玲娣看着两个黑衣人靠在一边喘着粗气,强忍住疼痛,小声问道:「可、可以放了我吗?你们……你们已经……」

「放?我们是完了,但其他兄弟怎幺办?」听到这里,玲娣脸上露出了恐怖的表情。

「你们……你们难道……」

「嘿嘿,猜对了,你不是你们部门的淑女玲娣吗?我们今天就是来轮姦你的,让你平时那幺高傲!」

「你……啊!不要!停下……」黑衣老大话还没说完,又有两个黑衣人把玲娣按在了床上,把巨大的阳物送入了她已红肿的阴道和肛门。

「呜……不要啊!停下!疼啊!啊啊啊--啊!!要撕裂了!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停下!求求你们……」

此后的几个小时里,七个黑衣人残忍的不停轮姦着玲娣,直到每人都射了5、6次才把她扔在屋里,锁上门去了。瘫倒在床上的淑女,浑身都是黑衣人咬的牙印,脸上,嘴角边,脖子上洒满了浑浊的精液……玲娣呆呆的瞪着无神的双眼,呆呆地望着屋顶上的一架黑色摄影机……

夜晚很快过去了,玲娣已爬起身来,用已被撕破的衣衫遮住身体,坐在床上轻轻抽泣着。

房门突然打开,黑衣人老三走进来,用冰冷的语气对她说:「跟着我来!」

玲娣没有任何办法,只有尾随着黑衣人,从屋中出去,又进了另一间房间。这间屋子比那间大了很多,也乾净很多。

「你今天就在这儿呆到晚上!还有,你最好别想逃走,否则……哼,你自己明白!」

「匡!」的一声,房门又被锁住了。

玲娣抽泣着,对中午送进来的饭菜视而不见,昏昏然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睡梦中仿佛有人脱玲娣的衣服,她一下子惊醒,看见七个黑衣人竟都站在她的面前。老大说:「美女,今天带你去玩爽的。」

玲娣小声恳求着:「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我可以给你们钱……」

「哈哈哈,我的小美人,你看我们大哥像缺钱的人吗!」其他几个人狂笑着。

老大毫不理会玲娣的恳求,拦腰抱起她,出了房门,走进七扭八歪的走廊,进了另一间小屋。这个屋子对于玲娣来说很特别,她根本就不知摆在屋里的东西是做什幺用的—-屋的正中是一张大铁床,床的四角缠绕着几条大粗铁链。屋子两边放着粗棍子,皮鞭,蜡烛台等东西。

老大将玲娣扔在铁床上,用几根铁链将她的手脚捆绑起来,打开屋中的灯,细细欣赏着玲娣的完美肉体。玲娣被绑在铁床上,一阵奇寒侵入了她的身体。

「小美人,听说过性虐没有?」几个黑衣人边抚摸着玲娣的大腿,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没、没有……你们要干什幺?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一定报答……啊!」一根毒蛇似的皮鞭,「唰」的一下抽在了玲娣的肚子上。

「你就老实点吧,让你哥哥们爽了,说不定还可能发发善心放了你!」

说着,又是一鞭抽到了玲娣的乳房上。白嫩的淑乳上立刻多了一道血痕。玲娣痛苦的哭泣着。

「对了,老二,那个给她吃了。」

「好。」老二走出屋去,拿了一包粉状物,回来撬开玲娣的嘴,和着水让她嚥下去。

「不、不要,这是什幺?我不要!啊啊!!」反抗的玲娣又被抽了几鞭,才只能把药物吃了下去。

「这叫催乳剂,至于干什幺用的,一会你就知了。」老二淫笑着说。

过了大概半小时,玲娣突然觉得乳房涨痛的厉害,不自觉的呻吟了几声。

「药效来了,」老三兴奋的说。

他走过去,握住玲娣的乳房,大力挤搓起来。玲娣大叫着让他停手,但黑衣老三却像根本没听见似的,继续挤着。几分锺后,一丝白色的液体自她的乳头中喷出。

「出来了!」黑衣人兴奋的叫着。

「催乳剂的效果是让女人能够提前产出大量奶水,」黑衣老大悠悠的说。他和老三一人捏着玲娣的一个乳头,用力挤压。玲娣又惊有痛,大哭着向黑衣人求饶。「别、别挤了,好疼……」

几个黑衣人一起凑上前去,将头贴在玲娣胸前,开始喝她的奶水。粉红色的乳头已被挤的变了型,但乳白色的奶水却还源源不断的喷洒出来。

「甜啊……真不错。谁也想不到这个淑女孩有这幺多的奶水。」老大满足的说。

终于,奶水已被彻底挤完,玲娣的乳头已经肿的比原来大了一倍。玲娣痛苦的哭着,无助的扭动着身躯。

「啪!」「唰!」的声音不断传来,几根长鞭不停的抽在玲娣的身体上。

「小美女,这就叫性虐,爽吗?嘿嘿……!」几个黑衣人发出了满足的笑声……过了一阵子,铁床的奇寒传遍了玲娣的全身,这使她不禁颤抖起来。

「呦,咱们的美人冷了啊?来,兄弟们,咱们让她暖和暖和!」话音刚落,老四和老六就端着两个巨型烛台放到了玲娣的身边。
玲娣颤抖的说:「你们要……干什幺?」

「帮你取暖啊!大冷天不穿衣服,多冷啊!」烛台倾斜,一大滴蜡油闪动着落在了玲娣的乳房上。

「啊啊–啊啊!好烫!求求你-啊啊好烫……不要……饶了我……」蜡油接二连三的滴到了玲娣的脖子、乳头、肚脐和大腿上,黑衣人发出了兴奋的淫笑声—看着这美丽的淑女受折磨,能使他们达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来啊,让她撅起屁股,我们玩玩肛门滴蜡!」不顾玲娣的哭喊,黑衣人把她翻过身来,翘起她的屁股,让她的阴部和屁眼能完全被人看清。
「大哥,她的屁眼太紧,撑不开怎幺滴蜡啊?」老二皱着眉说。

「撑不开?我就不信撑不开!」说着,老大拿过一瓶润滑液涂在玲娣的屁眼上,轻抚着她的屁股,温柔的说:「好大的屁股啊,我真喜欢……」

话没说完,一根直径4CM、长30CM的钢棍已有一截被硬塞进了玲娣的屁眼。

「啊-啊-啊啊啊啊……好疼……撕裂了……」

「哈哈哈,爽不爽,嗯?」黑衣人们狂笑着,看着钢棍被一点一点塞进去。

「嗯,差不多了……」老大拔出钢棍,用两支手撑住还在回缩的肛门,「来啊,滴吧!」老二拿过蜡烛,将蜡油滴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呜呜……好烫……停下吧,求求你们……求求你们……」玲娣的哀求声反而更激起了黑衣人们的兽性。

老四拿来两个夹子,狠狠夹住了玲娣的乳头,老七拿来了啤酒瓶,淫笑着说:「我看你的阴道还不够宽,容不下我的大家伙,所以帮你拓宽一下。」

说着,将酒瓶颈部插进了玲娣的阴道。开始还没有什幺,但随着酒瓶的变宽,玲娣开始惨叫:「不要!不要!要裂了!快停下,啊啊啊!!!不!啊啊!」

老七面露疯狂之色,不断推进酒瓶。

本就漆黑的夜晚,拌着小屋中不停的淑女的惨叫声,显得更为可怕。终于,酒瓶子的大头也完全进入了玲娣的阴道。玲娣已经痛的几乎失去知觉。老大跋出瓶子,掉转方向,又用大头插了进去,不断的抽插。玲娣的嘴里已只能发出几声「呀、呀」的呻吟了。

又鞭打了数十鞭后,黑衣人们发泻够了兽慾,就收了摄像机走出了房间,留下仍被绑在铁床的玲娣。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